您当前所处位置: 首页 > 目的地 > 遵义旅游 > 遵义旅游问答

遵义旅游-问答

解决中

赤水竹海公园自助游住宿攻略

奖金7元
浏览数:2773 提问时间:2011-05-14 11:21:46
赤水竹海公园自助游住宿攻略
我来回答  回答问题得奖金

其他答案

一大早被楼道里乒乒乓乓的响声弄醒。其他人已经起来刷牙洗脸。我睡的还好,x和w就抱怨昨晚那些旅行团的客人搞什么苗族舞蹈表演,闹到半夜才停。这些人似乎很喜欢吵闹的感觉。在厕所里正使劲的时候,遇到昨天和小导游一起认识的那位画家,厕所里什么拦的也没有,我们也能自然地攀谈,好象是在一起喝茶。
  早餐是大碗的面,餐毕我们两伙人--画家一家,他的女儿和其继母,我们几个--没洗脸没刷牙的懒人,一起去泥泞的路边等车。今天可谓出门遇贵人,画家的老婆原来是当地人,他们正好要到赤水前一站--叙永去,我们便可结伴,省了在这一段找路找车的麻烦。
  因为夜里下了雨,今天的路比昨天还难走,满路的泥。车子经常猛轰油门,才能从泥中拔出只轮子来。颠簸自不必说,因为路上都是石头,我经常觉得车底盘就在石头上蹭来蹭去。车上可热闹了,不一会儿已经两三个把头伸到车外呕吐,那些消化到一半的面条火锅宫爆鸡丁之类就随风而逝,一直飘到我们后面的车窗上来流汤。
  我怀疑这么走还不得把车底给扎漏了。终于,还是车胎先漏了,一车人被甩在泥道上。司机在乘客的指责下不得不去找别的班次的车代拉。终于再次上路。车是开向兴文的,那里有去叙永的车。到兴文画家老婆想到要拜访老朋友,我们便分开了,但他们还是详细地给我们讲了之后的车次,并送我们上了车。画家一再嘱咐说:"看你们不太会和人讲价钱,但一定要讲,免得被坑。"我们心存感激,挥手道别。车子开动,画家在后面大喊到:一定要讲车钱!
  车上挤的很,我钻着钻着居然到了司机边上。这里视野开阔,脚也有地放,舒服了许多。不一会儿闻到一股无法抗拒的香味,定位之,喔,边上一位老者正在吃花生。我看着,手直想伸进那个塑料袋抓一把过来。老者这时机智地收起口袋,掏出烟来。我差点跌个跟头,花生变香烟,可我最怕烟味啦!!这种近距离的呼吸,非呛晕不可。正着急时,叙永到了!
  下车还顾不上吃饭,就去找到赤水的车。打听之后,嘿嘿,又错过了。我们只好再祭出迂回**,找到离赤水最近的地方的车。找到一趟是去凤凰镇的,据说那里离赤水就是几步路的事。就在车场里溜跶时,突然有人拍我肩膀问:还认识我么?回头看,就是昨天拉我们去石海的司机嘛。他告诉我们那伙外国学生把他给投诉了,罚了不少钱--因为昨天包车多收了钱。看样子他以为我们和外国人是一伙的。我们连忙划清关系,并做义愤状道:太无聊了,车都坐了还要背后捅刀。一会工夫事情轻松摆平。午饭是牛肉辣面,极好吃,叙永给我们的印象,这一碗面就代表了。餐毕,上去凤凰的车。这个车是烧天然气的,车上背着一个巨大的充满气的皮囊。我琢磨这还是挺环保的。
  终于车出叙永,奔向赤水。这一段路,是我们这几天来走的路况最差的一段。几乎都是一半的路--一半有柏油,一半是泥道。(但至少比后面的路连一半柏油也没有好)两个方向的车都在柏油上走,经常顶牛,这时就看胖胖的司机吃力地转动方向盘,移动同样庞大的客车的身躯,在泥泞狭窄的弯路里与对方以惊人的智慧周旋着,各让出一条通道来。
  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,他就在这样的路上盘旋,盘旋。
  盘旋,盘旋,车子一直在盘旋。毕竟快进贵州了,满眼是重重灰绿的山。客车喘着粗气向山谷抱怨着,听到的却只有无意义的回响。我昏昏欲睡,直到熟悉的轰隆声静下了,迷迷糊糊听x说车要加气。而看到所谓的加气站,竟是一个小河沟,一根大管子隐蔽在河边的竹从里,几位村姑拿起管子,捅到车顶的大气囊中,一个小伙子拿竹竿拨弄着气囊,让气体均匀地灌入。
  我还以为河底只有沼气呢。这里真是物博,随便在大地上扎个窟窿,冒出的竟是源源的能量。
  车上渐渐挤了。几个当地人看见我们拿的竹杆,都笑到:那些有什么新鲜哩,一路带着。我们聊起天来。想必这条路上很少有旅游者(真的,谁会挑这么难走的道,人家都去泸州走高速了)他们听说我们来自北京都觉得新鲜。又听说我们去往终点凤凰,便劝到,那里是小地方,等到了也没车了,租都租不着。要过夜,你们这种打扮,多半得被偷盗盯上,。。。我们听了几种建议,自己已经糊涂了。车到水尾,听说这里车还多些,没多想就匆匆下了车。伴我们一路的友好的司机和友好的乘客,坐着那辆车走了,胖司机还隔车窗向我们示意告别。目送他们远去后,我们便一脸茫然地站在街头。看那天色已晚,行人匆匆,水尾镇笼罩上了不安的迷雾。加上刚听了些传闻,我们都对这里充满了不信任,一致决定不惜代价当天赶到赤水。
  好说歹说,在几乎没砍下什么钱的情况下,花天价包到一辆中巴;这中巴又磨蹭半天才开出来,夜路是走定了。但上了车,我相信w和x定和我一样有"值了"的感觉:刚冲刷过的地板,是我们这几天见过的最干净的;宽敞的空间,能伸腿来能平躺;对于我,没有近距离的吸烟者真是太美妙了!喜滋滋的心情持续一分钟后,车停了,车门一开,竟有无数乘客蜂拥而上,提着鹅,背着篓,抽着烟,拉着小孩,排队走过我们面前。我们则看呆了。
  之后,顿时被激发出无限的愤怒:就象有人随意侵犯了你的私有领地。一路上一直被中巴超载,塞人折磨的我们,拍着椅子向司机大喊:谁(他妈的)许他们上来了?!车是我们包的!!
  司机温和地回道:顺便带一程嘛,他们一会儿就下。
  还怎么说?谁证明你对这辆车拥有至少暂时的管理权?没合同,没权利,只是几句话的事。火发到司机身上没用,只好怒怒地冲着乘客。不一会儿一位小乘客还吐了,满车厢的味。本来坐在边上的x和w很生气,但看到是个痛苦的小朋友,心也软了,便横眉对另一坐着的小朋友喝道:给他让坐!人家理都不理。吐的小朋友却大度地摆摆手,表示没事。
  没想到,渐渐地车开进荒山野岭。车内的气氛也渐渐融洽了。
  夜色芒芒,无边的黑暗笼罩在了崎岖的山路上。这辆惊慌的小车里的乘客们,彼此的气儿都也消的差不多了。这么长的旅途,不能总绷着脸坐着吧。再说,一路上都是和当地人聊过来的,我们便又和坐在边上的人聊起来,大多数也是年青人,还发现一位半个同行哩。他们其实一直都很好奇,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这里,相信他们也感谢我们,否则今天不会再有车了。边上一位文静的小伙子问我们是不是记者。他说自己在上中专,离家很远,但也很快乐,自己打工赚自己的学习和生活,同时可以多见识外面的世界。我非常赞赏他的乐观。
  我突然觉得,何必不给这样的好人行个方便呢?
  当然,当初生气也有理由;钱是老子出的,我们应该完全有权决定是不是带上别人。在城市中,我们不是永远不能忍受别人的任何侵占吗?现在怎么能变得心平气和呢?但是,这种看来十分合理的最大可能公平,是不是有时也为自私,狭隘,偏见提供了"合理的"掩盖了呢?
  我们的旅途永远不缺同路人。颠簸的道路,重重的山脉,奔腾的河流,大家为不同的原因奔波。但我是永远也不会预料到,在习惯性地忽视之下,我也会在这种漆黑的荒野中感受到周围旅伴的珍贵。
  车路过凤凰,其他人都该下车了。"我们到了,你们还有很长的路那。"一位老乡说道。真的只剩我们三个了,和司机。路变的更颠簸,已经走上最后也是最难走的路了。左边是奔腾的大河,右边是暗黑的峭壁。很少见到灯火,也没有月光;连车子的轰鸣,也变得孤单。我和x谈起现在有什么交通工具最好,一致认为该有小型飞行器,那样就可以飘在路上,不必受颠簸之苦了。
  当终于看到越来越多的灯光时,路也变的平坦了,我们贪婪的看着不断涌现的楼群和灯光,生怕它们只是浮掠而过。车进市里,停在一家装修豪华(那时感觉)的旅馆对面。我们收拾行李,提起竹棍,迈动发麻的双腿下车,站在美妙的柏油路上,觉得身子好象还在晃。
 赤水,我们终于到了!

回答者:  j550325815 2011-10-02 15:50:55
我来回答:请先登录
请您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和我国相关法律法规!